全乐金彩票app

见证一位“老铁”和军嫂的坚守(四)
—— 记铁道兵战士胡国安和妻子罗春凤的事迹
  时间:2019-09-26  点击量:   
【字体:

受伤时,家是遮风避雨的伞;幸福时,家是洋溢笑容的河。1980年,胡国安因病复员回到湖南临武县原籍,当铁道兵10年,钻山沟,住帐篷,建桥梁,打隧道,紧张的施工和艰苦的工作透支了身体。刚到而立之年的他本该风华正茂体强力壮,他却落下了隧道施工者的职业病,尤其是风湿病、肺气肿,导致他腰直不起来,手指关节肿大,三天两头感冒气喘,走几步路必须坐下来休息一阵,否则就喘不过气来。一次他强撑着有病的身体下田干活,突然眼前一黑翻倒在地,重重地摔倒在水田里昏死过去,罗春凤哭喊呼救,乡亲们闻讯赶来抬他直奔医院抢救,才挽回了他的一条生命。罗春凤含着泪心疼的说:“国安,你这一身的病是在部队施工得的。作为妻子,我有责任照顾你,以后不要下田干体力活了,我干活养活你。”记得那时,家里养一头猪,因为自己身体不好,农活干不好,猪也因为照顾不好,长得比别人家的饿瘦的多。但就是这头猪,到年终也没有轮到自己吃上一块肉,而是上交国家了。

1979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一年多以后,湖南也逐步实行了分田到户。胡国安、罗春凤也分到了田地,可是这田地要有强壮的劳动力才能耕种啊!几年前在部队还是个钢筋铁骨的铮铮硬汉,眼下因病成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干不了体力活的半残废,胡国安伤心地痛哭了一场,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罗春凤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心疼地劝告丈夫不要有愧疚,安心在家休息养病,家里的田地她来想办法耕种。

按理说胡国安复员回到老家,当地方政府应该照顾性的给他安排工作,部队送兵人员也曾专门与临武县民政局接洽要求给胡国安这样贡献大的老兵安排工作。可因他患多种疾病,,民政局爱莫能助,最后安排他到山里的一个矿厂去,这家矿厂也是打洞采矿,巷道狭窄,有的地方连人都站立不起来,就胡国安这病恹恹的身体能干这洞内的工作吗?安置单位领导不是明摆着要胡国安望而却步吗?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乡下人多嘴杂,有些爱挑拨离间的人四处游说,说胡国安把1000多元的部队复员费都给了岳母家了,他的父母信以为真,找胡国安要钱。其实,那时部队复员费很低,胡国安的复员安家费和医疗补助费等加起来总共才200多元,回家后看病和找工作几乎全部花完了。不仅父母找他们麻烦,就连其兄弟也和他们闹起了矛盾,甚至该他们得的粮油也不给他们,夫妻俩有口难辨,欲哭无泪,这无疑是又向他们伤口上散了一把盐。

1980年到1983年,他们的三个孩子相继出生,增人添丁本是喜悦之事,可他们面对生活困境却一筹莫展,但他们夫妻还是下定决心要把儿女们抚养成人,尽到父母的责任与担当。孩子们现在还记得,全家在村里老屋住时,那泥砖墙砌成的厨房里永远都挂了一溜的中药纸袋子。几十年来,无论因为做生意家搬到哪,厨房里经常飘出来的除了菜香味就是再熟悉不过的中药味了。

无论多么坚强的人都有脆弱的时刻。村里见到胡国安的乡亲们都说,他就差脸上盖层纸了(活不长了)。胡国安看到自己病成这样,不仅不能给这个家分忧,还拖妻子的后腿,曾有两次不想活了。罗春凤生气地斥责他没有出息,哭着说,你死了,我活着这样吃苦奋斗还有什么意义!?随后又耐心的开导他,使他在困难的时候看到光明,增强生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

罗春凤告诉我们,他父亲虽然是老革命,参加过解放战争,但文化程度不算高,平时除教育他们热爱共产党毛主席,热爱新中国外,挂在嘴边最多的就是“曾官书”这三个字,就是要他们多学习曾国藩的家书,牢记中国国学文化。

罗春凤说,父亲讲“曾官书”,讲看问题要一分为二,让我们凡事往远处想远处看,不能鼠目寸光。人在做,天在看,头上三尺有神明。我们正值中年,肩挑两头,父母需要我们照顾,孩子需要我们抚养,我们只有坚强起来,战胜和克服困难,才能被人看得起,才能立身自强,才能达到理想的彼岸。

交流使人开朗,思考使人睿智,耕读传家久,道德继世长。胡国安听了妻子耐心的劝导,茅塞顿开----争气永远比生气好!只要心中的希望之火不灭,人生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就没有翻不过的火焰山!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上帝关上一扇门,还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户。一天,憔悴的罗春凤无意中遇到了昔日相识,在公社工商所工作的谭孟善长辈,在谭孟善印象中罗春凤是个性格开朗,爱说爱笑爱唱,十分活跃的人,可眼前的罗春凤面黄肌瘦,精神疲惫。谭长辈怜悯中多几分关爱,与她搭讪时了解到她家目前的困境,和蔼地指点她:“你干脆做点生意吧!做生意赚点钱给丈夫看病,能养家糊口,也能供孩子读书。”听君一席话,黑暗见光明。

罗春凤听后很感激,她当即表示:“没有做过生意可以学!”出门遇贵人,必然有福气。她回到家里把遇到谭孟善长辈及提出让他们做生意的建议给丈夫说了一遍,胡国安很高兴,当即决定试一试。

激动不如行动。说干就干,1982年6月,他们靠13元起家开始做生意。首先是做代销,到供销社拿100元的货,主要是牙膏牙刷、洗衣粉、香皂之类的日用品,卖完了有3元的利润。于是在县城在乡下,就有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挑着两个箩筐,箩筐里一头装着日用品,一头装着小孩子,沿街叫卖起来的场景。

万事开头难。世界上要成就一番事业是没有一帆风顺的,老天总会有意无意地考验他们的决心与信心,还有持之以恒百折不饶的毅力。开始,他俩只能一天赚几毛钱,他们没有气馁,没有停止。经常回顾总结一下经验教训,吃一堑长一智,常总结常提高。有时在城乡结合部,有时到人群较密集处,有时在集市,有时延长销售时间。隔行如隔山,入行能赚钱。渐渐的他们由一天赚几毛钱增加到赚几块钱,再增加到十几块钱……

有一天胡国安忽发奇想,挑着箩筐叫卖,品种又少,人还劳累,为什么不能推着平板卖呢?于是,他们进城买来两个轮胎和轴承,自己动手做了木板车架子,推着商品到县城近郊的工厂门口卖,比挑着箩筐卖要多得多!

卖的东西多了,赚钱自然也多了,他们出摊早,收摊晚,有时直到夜里十一二点。工厂门口有路灯,他们把板车停在路灯下,困了就让孩子们睡在平板车上,拿着扇子为他们驱赶蚊子。白天,就把平板车停在不远处的小树下,既可遮阳又可挡雨。转眼过了大半年,生意不错,他们又做了一个平板车,两个平板车并在一起,简直像个小超市。物美价廉态度好,生意也就越来越好,有时彻夜守摊,儿女们就睡在板车上,大儿子曾在板车上睡了6年,跟着他们受了不少苦。

办法都是逼出来的,在生意困难时他们到县土产公司按三毛钱一斤生瓜子购进,回到家里加点糖、香料和食盐炒成五香瓜子,薄利多销,可卖到一毛一两,他们着实忙了一阵子,生意也红火了一阵子。那时孩子们晚上睡觉经常会被炒瓜子的声响吵醒,擦着惺忪的双眼问爸妈怎么还不睡觉?(未完待续)

 

(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集团二公司退休员工 秦世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